010-5780 4780

15010055730

聯系電話

地址:北京朝陽區廣渠路21號金海商富中心B座705

Copyright ?2018 北京一法企業管理有限公司  All rights reserved  京ICP備16058371號  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 北京

戰略合作伙伴:法智易  |  大連大學人文學部  |  知識產權出版社  |  法律出版社  | 

>
>
>
俞思瑛:阿里巴巴法務負責人,如何成為好法務——自身定位與用戶價值

標桿案例

俞思瑛:阿里巴巴法務負責人,如何成為好法務——自身定位與用戶價值

提起阿里巴巴這家互聯網巨頭,大家總是先想到創始人馬云。但阿里的故事,不僅僅只有馬云,在這座商業帝國的背后,阿里的法律人其實很大程度上影響著、甚至主宰了阿里巴巴這家互聯網巨頭的命運。

現任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、國內法務負責人俞思瑛是2005年加入阿里巴巴的,在此之前,她是浙江海浩律師事務所的執業律師。

從律師到公司法務,從法律服務平臺到互聯網平臺之間的轉換,對電子商務和知識產權等領域法律事務的熟知,讓她在阿里巴巴做法務的工作中游刃有余。

法務部門的定位取決于自?身的實力

Q:從律師到公司法務,您有什么樣的感觸?

俞思瑛:對于律師和企業法務在角色定位上的差異,我認為可以從很多角度來回答這個問題。

首先,他們對某個行業理解的深淺程度不一樣。

律師通常的思維模式是:這起案例的法律關系是什么?是非法還是合法的?律師更多地是站在法律的角度,結合法律實踐,從“合法”和“非法”兩個維度去考慮問題。

而企業法務更多是站在企業視角,問自己:這樣的問題有沒有不通過訴訟解決問題的方法?怎樣才能成本更低、效率更高地解決問題?兩種角色的基本出發點不太一樣。

其次,考慮問題是否關注可持續性。

比如問題發生后,接下來會怎樣發展?最開始是怎樣的?從律師角度來看,他幾乎不太可能參與事情的發生,也未必能參與后面的演變,律師多數是服務于當下的階段。

但是企業法務從問題一出現就可以介入,一直到最后的危機化解,并且企業法務還需要去反思未來怎么避免此類事件的發生。律師更多的是治病,法務要思考的是如何防患于未然。總結起來就是,律師是單點服務,企業法務是連續跟進。

最后,從個體的角度,企業法務考慮問題的維度會更廣,也會更全面。

律師多數時候只考慮法律這個因素就可以了。站在企業的角度,法務還需要考慮媒體輿論、經濟成本以及管理問題,對綜合能力的要求更高。律師因為代理個案豐富,在同類問題上法律經驗的積累也更豐富。

而在綜合管理方面,在與企業文化、企業架構這些方面的關聯上,對企業法務的要求會更高。雖然都身處法律行業,但是定位不同,所處環境不同,兩種角色之間差異還是挺大的。

Q:怎么看法務在整個公司的定位?

俞思瑛:企業的部門可以分為成本中心部門和利潤中心部門。對企業來說,當然是希望不發生這些成本好,所以成本中心部門沒有那么受重視,但是其實我覺得,法務部門的定位取決于自身的站位,把自己的能動性和價值發揮到最大,這一點很重要。

定位取決于能力,而不是空喊口號。企業法務最重要的能力,是解決問題的能力。這個能力包括調查能力、分析能力、處置能力。一個企業的法務部門最終成了邊緣部門,往往是因為法務部門忽略了自身的能力建設。

一名法務既了解商業,又了解法律,還有能力處理相應的危機是很難做到的,精力也不夠。所以,當法務部門配備了各種能力的人才,這個法務部門就能夠具備相當強的解決問題能力,為公司創造獨特的價值。

比如阿里巴巴的法務部,到現在為止有幾百人了,這幾百人里面有做技術和系統開發的,保證了團隊的技術能力;有外部律師資源對接,保證了相應的調查能力;還有新聞部門,保證了對行業的影響力。

所以,“法務是企業的邊緣部門,只是用來滅火的,核心部門是利潤部門”這種傳統說法正在改變,法務部門的定位不是一個結果,而是一個需要努力去改變的過程。

Q:您認為法務部門在企業的整體架構中所起到的作用是怎樣的呢?

俞思瑛:法務是一個專業的職能部門,與財務、人力資源等部門類似。像這種專業服務部門,我們都是以“小前端,大后臺”的方式去發展。

“小前端”能夠快速定位用戶的問題,“大后臺”則綜合了計算能力、監測能力、聚焦能力。“小前端”意味著更多能動性,行動要求團隊成員各方面能力都具備,根據實際情況能做出靈活的判斷和方案的配置,從而調用大后臺的各種能力,由大后臺提供解決方案。

在以前,我們認為一名法務必須是全能型的,既會寫合同,也會處理案件,解決糾紛、打官司的工作可能也是由同一個人來承擔。但現在不一樣:今天我們法務部的發展需要非常貼近業務,根據業務方向中最需要的部分,我們可以提出方案,組合團隊,整合各種后臺資源和業務。

法務團隊和其他部門在日常工作中的連接和配合主要體現在三方面:

一是流程管理,在企業運行中,一些流程一定會到法務部門,比如說合同審查、產品評審等,法務部門應該在流程中去管理。

二是價值管理,業務部門不是因為法律糾紛的發生才找到法務部門,而是因為法務部門的工作對其他部門的工作有價值。

三是自驅力管理,自我驅動就是“你不找我,但我認為你需要我,所以我要參與進來,我能夠為你貢獻價值”。

互聯網平臺的法律責任?

Q:近年來“阿里打假”是一個非常熱的話題,您怎么看淘寶平臺應該承擔的法律責任?

俞思瑛:對淘寶來說,淘寶的定位是讓更多商戶可以進駐,相對而言,商品品質需要消費者去判斷和選擇。

這個市場的游戲規則是什么?是商品的極大豐富,讓消費者想買什么都能買到,這是淘寶平臺追求的第一個價值。

第二個價值是,當消費者在買每一樣東西的時候,都有無數供應商可以供其選擇,讓消費者有充分的選擇權。同時,消費者可以查看商家信用評價、星級評級、客戶評價等,平臺也會提供很多工具幫消費者判斷商戶的好壞,這些工具包括客戶評價、“問大家”等平臺功能等。另一種平臺的定位是,平臺幫你選好,能保證交易的絕對安全。

這是兩種不同的交易模式,兩種不同的市場,有的消費者就喜歡去“淘”,因為平臺給予了他們極大的選擇空間,也提供了很多工具,所以平臺并不能保證每樣東西都是檢查過的,而是由消費者自己挑選。各種模式的電商已經發展得很充分,而消費者也有自己的常識和能力,依靠平臺提供的工具做出判斷。

不同價值取向的平臺,應當從法律責任角度區別對待。市場需要有滿足不同的消費者和不同用戶需求的能力,這些需求的滿足更多的還是要靠市場來調節。提供分層的服務,這是市場的游戲規則。

“淘寶”和“天貓”更大程度上還是處于不同的市場和定位,因為消費需求的層次是很多元的。在價值有取舍的時候,在有不同市場選擇的時候,對消費者權益保障的底線必須是存在的,比如七天無理由退貨等。

Q:那么,不同價值取向的平臺,如何確立自己的“游戲規則”?

俞思瑛:凡事都是把雙刃劍,這也是權利和義務相一致的問題。我們追求公平的同時,很難追求到絕對的安全。追求某種價值的同時,一定會產生一些副作用,不能用過于理想的眼光來看待事情。比如說窗戶打開了,空氣可以進來,但PM2.5不能進來,這是不現實的。

如果要求平臺絕對不發生問題,那么只能局限在少數人的范圍之內。反之,要覆蓋的人群范圍越廣,平臺的門檻和達到的底線相對就比較低。在需要權衡多種因素的情況下,只能綜合各種情況,選擇一個對整個社會最有利的價值。

今天的社會歡迎的應該是百花齊放的平臺。個平臺都有自己的定位,有的平臺傾向于中立,那就定下規矩:保持開放,讓更多用戶進來;有的平臺傾向于保證消費者的絕對利益,那就定下規矩:提高準入門檻,必須是符合條件的人才能進來。只有當平臺選擇了不同的定位,對消費者來說才是一個更好的市場,才可以有充分和極大的選擇空間,在不同的平臺上去尋找喜愛和適合的產品。

升級知識產?權保護制度

Q:現在人們常爭議的網絡問題之一是知識產權。互聯網時代應當怎樣去升級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呢?

俞思瑛:其實,知識產權的本質是激勵我們創新。

當內容經濟越來越發達的時候,如何快速實現對內容本身的保護,涉及一個矛盾:一方面知識需要分享,另一方面盜版頻繁出現。有價值的內容既需要保護也需要轉載和傳播,這對我們的技術能力和保護方式提出了更高的挑戰。

知識產權保護制度確立的初衷是什么?就是將個人創造變成個人權利,你創造的東西只有擁有了所有權,你的主人翁精神才能夠更好地發揮。知識產權讓你的價值可以通過跟別人交換實現,可以拿到市場上去應用,去產生相應的影響,收獲價值。這種保護,會持續帶來正向激勵。

但是現在知識產權的整個保護形態,也需要我們去反思和升級。

第一,在網絡環境下如何快速地確定權屬。我們花了大量時間在辨別原創、辨別真偽上,特別是運用技術手段快速實現權利歸屬的認定,這是我們要解決的技術問題。

第二,維權能不能更快更有效。現在的規定是,一旦發現侵權,需要權利人通知下架、通知刪除,對權利人來講是很漫長的過程,同時產生很高的社會成本,所以我們要去媒介化,讓中間環節變少,讓維權成本變低,這是對社會整體利益具有極高價值的事情,也是設計知識產權保護制度過程中需要去思考的。

Q: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,新的商業模式、技術的出現會對法律人的未來產生什么影響?

俞思瑛:很多人都在討論這個問題。首先。我們需要反思一下,法律人為業務、為商業、為市場貢獻的價值是什么?如果解決的是信息不對稱的問題,這個價值會被逐步取代,信息不對稱隨著社會發展會變得越來越少,因為大家都可以自主通過網絡去查詢、獲取信息。以解決信息不對稱為主業的法律人,他們的路會越走越窄,這會倒逼我們必須去反思,我們能夠為市場和客戶創造的價值還有什么。此外,技術的發展對法律人是一件好事情,它讓我們提供的服務本身更加接近市場,更加能夠解決問題和創造價值。作為法律服務的提供者,必須能夠理解正在快速變化的市場,這樣才能夠跟得上產業、行業的發展,脫離市場的法律服務很難發揮相應價值。

創業最缺乏的是找到獨特的用戶價?值

Q:當下創新創業是一個被大家熱議的話題,很多年輕人都選擇了自己創業。您對想從事互聯網創業的年輕人有什么樣的經驗可以分享?

俞思瑛:首先我覺得,創業已經變得越來越容易了,比以前容易很多。原因是:

第一,很多風險投資商可以幫助你解決初期的資金問題;

第二,很多外包服務商能夠幫你解決本來需要你去建團隊解決的問題,比如技術、行政工作都可以外包,在這種環境下,需要創業者用足夠的差異化和個性化想法去定位,找到獨特的用戶價值。

一方面創業會變得越來越容易,但同時也會變得越來越難。

整個社會環境讓創業變得簡單了,以后進入創業市場的人也會越來越多。現在,你可能很難找到一個能掙錢的行業,因為大多數行業已經飽和了。

市場競爭已經越來越激烈,要找到一個獨特的客戶群體和市場價值,沒那么容易,創業者要進入的話,要想清楚你獨特的價值在哪里、你的核心競爭力在哪里。

以前,勇氣本身就是個門檻,因為有勇氣創業的人不多,只要你有勇氣創業,成功的概率很高,大部分人死在缺乏勇氣這一關。但是現在,創業不缺資金,不缺基礎能力的支撐,也不缺勇氣,缺乏的是找到獨特的用戶價值。

Q:要怎樣才能找到獨特的用戶價值呢?

俞思瑛:中國的文化傳統追求共性、跟風的取向要多,在經濟上也追求大規模的工業化經濟,追求精細化商業發展是在這些年發展中體現出來的。

經濟發展的同時,也帶來了整個社會理念的升級,消費觀念的升級,慢慢從標準化的培養模式,發展到了對個性的培養。但這需要很長的過程,人才能慢慢地發現自己的個性,發現自己的喜好,通過自己的喜好去吸引一批粉絲。

現在很多APP都是個人軟件開發者,他們追求的是獨特的市場和用戶價值。今天不是只有做實體的才是創業者,做智力型產品,做軟件開發,設計一款產品本身也是創業。

除此之外,還有很多內容創業者的品牌價值,是基于人本身的品牌,內容產業其實也是個人品牌。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,因為社會多元化不僅是一種接納,更是一種認可,規模化的市場不會像以前那么大。

如果只為了掙錢,不想著能為社會帶來多少價值,創業會越來越難,因為缺乏對市場的理解和對客戶價值的堅持。創業者只有基于自己的內心、自己的喜愛,以及堅信的用戶價值,才有可能會成功。因為總有一些跟你一樣的人,他們愿意被你、被你所喜歡的那樣東西、被你所發現的價值所打動。

Q:法務團隊在企業創新創造過程中,扮演什么樣的角色?

俞思瑛:法務作為一個規制部門,對于企業創新發展的作用,是在商業運營方面,業務部門最想法務部門告訴他們的是:我該如何去做。

這一點,其實任何專業都是一樣的道理,比如說,有人告訴你,這個事你不能干,那個事你不能干,你肯定會跟他講,那我能干什么?所以法務工作其實在法律專業和用戶(業務)需求之間是需要有個轉換的。要站在用戶(業務)的角度提出用戶(業務)能夠做得到的建議,我覺得這才是真正的專業。

我認為,一個真正的好法務不是沉浸在自己的專業話語體系里,而是按照業務和用戶的需求做到幾點:

第一說人話,第二接地氣,最后給出一個商業方案。在平時的工作中,我們也會要求法務給業務部門提出的建議,不要只做法律判斷、做法律定性,不能只說合法或非法,而是要針對問題和現象給出能實施的、合理并且成本最低的解決方案。

(來源 | 方圓律政    作者 | 方菲)


小編微信:Crocso  如欲就法務與合規管理進行交流、培訓、咨詢等,可與我聯系,將為您推薦大咖老師、資深專家和律師

 
湖北11选5助手下载